© 六洙
Powered by LOFTER

背了半天书

我那么害怕人们的言语。

他们把一切说得那么清楚:

这叫做狗,那叫做房屋,

这儿是开端,那儿是结局。

我还惧怕它们的意思,嘲弄连着它们的游戏,

将会是什么,曾经是什么,他们什么都知道;

没有什么高山让他们觉得更奇妙;

他们的花园和田庄紧挨着上帝。

躲远点:我要不断警告和反抗。

我喜欢倾听事物歌唱。

你们一碰触它们,它们就僵硬而暗哑。

你们竟把我的万物谋杀。


里尔克

他的谦逊
作为后辈能被这样鼓励太幸运了

新坑的summary

20180818

今天看日知录但是看不进去,发现自己最迷惑的是如何处理小学和大学。
小学而大遗,每次抄古汉语字典抄到兴致散尽的时候就只想到这些话。“慎思明辨,格物致知”,它当然有道理啊。但是我应该怎么把握呢。何况我看的书基本不是圣贤书。
我大概就是想知道茴香豆的茴有哪四种写法也竭尽全力想看看鲁迅先生在想什么的人吧。

所以大学和小学,我应该怎么做呢。

消失

第一次高考

祝自己有一个好结果

学习学习学习

什么都别奶了,什么都别妄想

加油加油加油戒网戒网

我能坚持下去的

勇敢一点

他的十七岁
朝如青丝暮成雪

好书永远读不完
多让人难过又多让人欣慰啊
想到还有那么多我还没来的及踏足的学科领域
想到还有那么多我现在喜欢的东西在等我学习
似乎过于现实的未来也没有那么糟糕

无题

#背景是复3

正文:

当纯粹的黑暗取代爆炸带来的强光的时候,他的大脑仍然同那已经消失的光芒已经摧毁的飞船一样苍白——这是多么坚固的鳞甲,残骸、星尘、宇宙里几万年的垃圾、甚至痛苦,任何归于混乱的都侵袭不了这位神明。
神明。神明。
一片苍白在他眼前渐渐变为苍白的雾气。他为自己对着一切无能为力感到失望——他意识到这一切都不过发生在他脑海的一个小岛上的同时,他也发现能和自己出海的帆船二十年前就把底朽透了,水手爬进坟堆,连根舵都没留下。他在自己的幻境里半笑半怒地盯着前方。
“嗨,我的哥哥。”
一个带着两只长长弯角的金色头盔滚到他眼下,翻了个身,正对着他。
只有这个。但索尔觉得一双绿眼睛对他眨了眨。
“说真的,你...

不成章2

好困。

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看的时候心潮澎湃,现在倒只记得阿波罗射下传播瘟疫的箭矢,焚烧尸体的火堆昼夜不停。卡吕普索对着神使的悲泣大叫。与河神交缠的少女。还有最后奥德修斯到家后,那条黑狗。

别的似乎都模糊,或者只有这些越来越清晰。


以下断章

听罢,女神中的佼佼者卡吕普索如五雷轰顶, 

登时大怒,用长着翅膀的语言大声说道: 

“你们这帮可恶的天神,不但专横而且好嫉妒, 

看到女神们与自己喜爱的凡人同床共眠, 

你们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定要拆散人家,使人痛苦。 

那位垂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女神爱上了奥里昂, 

你们这样永生...

1 / 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