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朱

羞耻与抗争,意义同存。

© 六叶朱
Powered by LOFTER

记脑洞

HP  paro太好吃了(都没法写刀

三强争霸赛的勇士之一,布斯巴顿的仙女维(17)(原来布斯巴顿是男女混校来着)圣诞舞会上和霍格沃茨的五年级学生胜生勇利bulabula

想着本来穿着巫师袍毫不起眼的勇利摘掉眼镜梳起头发穿塞德里克那身(鼻血)


……等我写了就删(。 )


【维勇】未说完的(二)

  • 故事开始,维16岁,勇36岁,各种年龄操作,半架空

  • cp only维勇 

  • 关于仙女维的发育关

  •  糖刀混合物

  • OE

  • 前篇:(一)


这个日本男人比维克托想象的要固执。

“过来,维克托。”勇利手上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子,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维克托说道。

“我说我不涂,快把门开了。”少年已经背好了装冰鞋的包,抵着被锁上的门板,边扎着头发边咬着发圈口齿不清地拒绝。然而越是心急越干不好事情,在和一小缕打结的头发抗争的时候,日本教练已然逼近他面前,趁他躲闪不及往他脸上抹了一大把乳液。

“最近天气比较干燥。初春也容易生皮肤病。”维克托闭...

【维勇】关于如何修好费尔茨曼教授的扶手椅的说明书

  • HP世界观,斯莱特林维x格兰芬多勇

  • cp维勇 only

  • 为了证明我也能烤可爱的小甜饼(其实只是想给自己点糖吃

  • 一发完,随手写的请不要在意bug


今天霍格沃茨的五年级生胜生勇利把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一把扶手椅坐坏了。

胜生同学为此感到极度迷惑和不安,而同学院的同学们都对此抱以泛滥的同情、对勇利体重再次不正常上升的怀疑以及在反复尝试“恢复如初”魔咒无果后无能为力的惋惜。

“呐,勇利。”已经戴上仓鼠睡帽准备去睡觉的披集·朱拉暖尝试安慰不知所措的好友,“费尔茨曼教授留下的古怪扶手椅能抗拒“恢复如初”也是正常的事啦。没准儿咱们明早再试一回……”

原谅这...

【维勇】未说完的(一)

  • 故事开始,维16岁,勇36岁,以及一言难尽的其他年龄操作,半架空

  • cp only维勇(划重点x1

  • 关于仙女维的发育关

  • 概括起来就是糖糖刀刀糖糖刀 刀刀糖糖刀刀糖的循环(微笑

  • OE(划重点x2

  • 小黑屋集训中的兴奋开坑

  • 我话是不是特别多:(


“胜生先生,您的电话。”

“谢谢。(接起)你好,这里是胜生勇利。”

“我是雅科夫·费尔茨曼。我想奥川女士已经和您提过这件事了。”

“是的,她说那个孩子的状况让人担忧。”

(一段沉默)

“(叹息)他长得太快也太急了,像速生树苗样地抽条……成年组首战和青少年大奖赛之间只有六个月罢了!柔韧...

【维勇/一修】The End

  •  维克托第一人称+勇利第一人称

  • 黑帮教父维X随处可见(?)勇

  • 刀,OOC

  • 写(下)没写出(上)的感觉ORZ

  • 修完重新发上来,有敏感词请走外链,一发完。


没想到我也有翻车的一天,再发哼


维克托视角: 

勇利视角:


碎碎念

从YOI主角三人组身上都感受的到存在着悲剧人格。

大毛的面具、西伯利亚荒原上的暴风雪、欲望

勇利隐秘的激情、奉献、固执的保守

小毛的热烈、骄傲(甚至自我毁灭)、死士的心、偏执


哎我又在说些什么。

这三个人随便放在哪个特殊年代就是BE想圆一个HE反而很别扭

而我又是后妈

而且脑子不太对劲




脑洞,关于一根钢管的问题

做梦梦到的……醒的时候就记得这个了。私心打个tag。


一群人玩国王游戏。

披集抽到这轮的国王。

“欸哈哈哈哈哈3号抱着7号跳钢管舞。”来自披集·眉飞色舞·朱拉暖

于是,胜生·3号·一脸懵逼·勇利。

“所以……谁是七号?”披集发现场内气氛一下子严肃起来,开口问道。

一片沉默。

5号的埃米尔·尼古拉首先打破沉默,小心翼翼伸头往旁边的维克托手上瞟。

然而维克托手里紧紧握着牌,什么都看不到。

大事不好。

又是一段死一般的沉默。

概括起来就是:不知所措的披集。懵掉的勇利。起身走掉的尤里奥。假...

"Good morning.Is this for me?"

"///////////…yeah."


关于小花仙和大精灵的故事

想着瑟爹画仙女维

想写个BE……照片又拍歪了哎……

背景等有空了再说

 @半十 感谢安利歌词……看我又在摸鱼不做作业……(x   )

“美是你的骄傲。”


一些废话:

大概是因为小毛实在太美所以画性转的时候感觉很……模糊。

尤里是绽放的钻石。

我的画风果然还是如此清奇。把头发画完才想起高光……继续努力摸鱼

yurio真是天使。【捂脸

还有他手上的线……不连着谁

连着我也行【噫不要脸


滤镜好难调,还顺便被母上歧视了一波。


我话痨我认罪


【维勇】prediction(二)

4.

神在大地上行走。他用脚感受到了荒芜和饱满。

天使尖叫出最凄厉难堪的诅咒,魔鬼轻声吟唱着无字的颂歌,湿润的眼神悲悯动人。人们在此生活。


5.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并不知道自己延续了百年的宁静会在此时打破。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就像没有人告诉过他原本拥有着。但永恒的确在此时终止了,而时间又开始有意识地流淌了。 
 
维克托坐在长桌的一端,像往常一样把鸡肉和卷心菜放进嘴里,咀嚼咽下,再重复。烛火摇摇晃晃,好像外面的暴风雨还在封闭的屋子里留了一口气一样。咀嚼,吞咽,一顿晚餐。 
 
啊,雨下得真大啊。 
 
他在心...

1 / 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