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朱-查无此猪

给我耳朵,我会给你声音。

最近看了几本让人难过的书,所以会开始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以下不负责任的文字只与我自己有关,因为我想写出来。看到的随便理解。如果有人能看到最后,那你就会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了。


正经的文字让人疲惫而混乱。在写作的时候我有暴露的癖好,想要表达所有我想到的、告知我所知晓的、所理解的,而我的水平完全无法支撑这些。这些在我的大脑里本来就是一个混乱的体系,而把思想表述为可见可闻的语言本来也无法彻底实现。所以有时我在选用一个合自己心意的动词或者比喻的时候,剧情会暂时放在我考虑的后一位。这是来自我自身的限制。我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了。

写东西的时候,一直会注意 如何构造立体的人 ...

再次碎碎念

考了一整天的试,回家路上终于有时间看安娜卡列尼娜了。

前面四百多页的岩石下匍匐的水流终于奔涌而出,安娜病危,卡列宁收到电报后还是决定去了彼得堡。高烧的安娜说“我没有时间了,我活不了多久,马上又要发烧,又要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我还明白,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看得见。”大段大段凌乱的诞语像是扑面而来的滚烫水汽,她请求他的饶恕,但又认定他不会饶恕她。她是明白自己的罪恶还是只是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安娜前面又说过伏伦斯基才是他真正的丈夫,她现在的生活才真正是自由快活的。而她在喃喃的“圣人”“荒野”里,那因为死亡的恐惧和模糊的意识而点燃的烈火,同时撕扯着红色和黑色。

两个男人把手叠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有想哭...

实在不想学习所以把unspoken看了一遍然后一股羞耻感……我我我我我我我觉得自己写得一章比一章烂我我我我我我我想我得改一遍……用力改一遍……【给自己土下座


算了接下来一个月还是好好学习吧

【维勇】论如何在圣诞舞会上正确穿戴及应用举例

  • HP世界观,布斯巴顿 维X霍格沃茨勇

  • 无脑OOC小甜饼,和原作出入的bug请无视。勇利的礼服就混合哈利和塞德里克的那身好了波波的是罗恩的变色版。

  • 所以我的文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没有没有文风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哦——可以了勇利!我知道那个扎着高马尾的布斯巴顿是个男生了!”披集·朱拉暖把脸埋在柔软的仓鼠抱枕里,抱怨地呻吟着。“所以你跑过去找他是为了什么?就是告诉他你叫胜生勇利吗!你居然都没有说一句萨瓦迪卡??”

“可是我真没想到,披集,”胜生勇利坐在扶手椅里,有些失魂落魄地盯着自己的脚尖,“他一开口我就懵掉了……”他...

【维勇】未说完的(三)

  • 故事开始,维16岁,勇36岁,各种年龄操作,半架空

  • cp only维勇 

  • 前篇:(一)  (二) 



他们都心照不宣的再没提及那次交谈。开始勇利担心这会引来更为激烈的反抗,但维克托反而比原来更听他的安排了,私自练习的事也再也没有发生。美奈子老师的芭蕾舞教室成了他们去得最频繁的地方,甚至超过了冰场。美奈子似乎也不反对“两个没日没夜的年轻人”总是来打扰她悠闲的老年生活。

“喔——莉莉娅教过你芭蕾?难怪难怪。”美奈子抽着一支薄荷烟,靠着窗台和维克托闲聊。她咧咧嘴笑了笑:“以前我们一起演出过,你们拉伸的姿势简直一模一样。她教...

活水

*私心打了tag


你听浓云吟唱,闪电年老的母亲。它们如天鹅绒笼罩。

东方,新柳的飘絮。河流掩埋白骨,带着嫩色的雪。

你熟悉的,你曾听闻的,你偶然忘却的,在这柔软的足尖之下。你给予的,你施舍的,你接受的,也用这种姿态静静地躺在那里。于是渔夫和麋鹿,在白海之上泛舟。

天幕,分裂的镜面,西方的冰雪笼罩在诺尔辰角。除了你,谁也看不见那些六角的形状。黑色的野火和与之滋生的黑夜啃咬着你的双眼,千年的河流舔舐着后来的岩石。

花瓣交缠着升起,在梦中,点亮了淤青的夜色。梦中的神庙日光辉煌,西比尔饮下鸩酒,血污和尘土烙进所有的树叶和石柱。你的睫毛,你的指甲,凝结的甜蜜糖浆。

狄俄尼索斯被绞死在...

【维勇/一发完】昼夜

  •  灵感来自V字仇杀队,致敬,但是作者和导演大概都要来neng死我了

  • 好几年前看的电影,所以有些地方会和原作出入, 权当私设见谅



在这个房间里,时间并不存在。现在已经是几点了?年轻的亚裔男子疲惫地倚在墙角边,昏昏沉沉地想着。他还想着几天前的演出。同样是让人忘却时间的地方的,冰面让他感到温柔的热意。

然后就是那个晚上,他听见公寓的大门被轰然撞开的声音,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他这时候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后脑勺的重击、脑袋被一双带着汗味儿的大手套上黑布袋、被从床上拖下。后脑勺的血迹在地...

 没有什么比思念自己所爱的人更徒劳无益的了。这种思念就像某些民歌和战歌,歌中出现各种各样的东西,但那副歌却一再重复,哪怕重复得并不合适。一切时代的艺术家都在努力为我们内心那些神圣的无声的欲望提供语言。

【维勇】未说完的(二)


  • 故事开始,维16岁,勇36岁,各种年龄操作,半架空

  • cp only维勇 

  • 关于仙女维的发育关

  •  糖刀混合物

  • OE

  • 前篇:(一)


这个日本男人比维克托想象的要固执。

“过来,维克托。”勇利手上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子,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对维克托说道。

“我说我不涂,快把门开了。”少年已经背好了装冰鞋的包,抵着被锁上的门板,边扎着头发边咬着发圈口齿不清地拒绝。然而越是心急越干不好事情,在和一小缕打结的头发抗争的时候,日本教练已然逼近他面前,趁他躲闪不及往他脸上抹了一大把乳液。

“最近天气比较干燥。初春也容易生皮肤病。...

【维勇】关于如何修好费尔茨曼教授的扶手椅的说明书

  • HP世界观,斯莱特林维x格兰芬多勇

  • cp维勇 only

  • 为了证明我也能烤可爱的小甜饼(其实只是想给自己点糖吃

  • 一发完,随手写的请不要在意bug


今天霍格沃茨的五年级生胜生勇利把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一把扶手椅坐坏了。

胜生同学为此感到极度迷惑和不安,而同学院的同学们都对此抱以泛滥的同情、对勇利体重再次不正常上升的怀疑以及在反复尝试“恢复如初”魔咒无果后无能为力的惋惜。

“呐,勇利。”已经戴上仓鼠睡帽准备去睡觉的披集·朱拉暖尝试安慰不知所措的好友,“费尔茨曼教授留下的古怪扶手椅能抗拒“恢复如初”也是正常的事啦。没准儿咱们明早再试一回……”

原谅这...

1 / 2
TOP